<em id='AX0SV5eCF'><legend id='AX0SV5eCF'></legend></em><th id='AX0SV5eCF'></th> <font id='AX0SV5eCF'></font>



    

    • 
      
      
         
      
      
         
      
      
      
          
        
        
        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<optgroup id='AX0SV5eCF'><blockquote id='AX0SV5eCF'><code id='AX0SV5eCF'></code></blockquote></optgroup>

          <span id='AX0SV5eCF'></span><span id='AX0SV5eCF'></span> <code id='AX0SV5eCF'></code>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
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• 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kbd id='AX0SV5eCF'><ol id='AX0SV5eCF'></ol><button id='AX0SV5eCF'></button><legend id='AX0SV5eCF'></legend></kbd>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sub id='AX0SV5eCF'><dl id='AX0SV5eCF'><u id='AX0SV5eCF'></u></dl><strong id='AX0SV5eCF'></strong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乌鲁木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-04-29 07:24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字号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乌鲁木齐我又再一次走进这小镇,看着它卸下过往,忽然明白了,在浮华的匆匆也总有落幕的一天。我们多拥有的,是原汁原味的乡土气息,是一切自然淳朴的浓烈,抛弃浮华,只留纯真。希望这一切得以保持,雨幕下的小镇,我多看着你手执雨伞,移步这渐渐回归的淳朴,自然而纯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似乎又回到了高中,灿烂明媚的高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养肉一年有余,从一开始的在网上买花苗回来自己栽,到捡了掉落的叶片叶插,我的小小花房里始终保持着十几盆的数量,每看一次,都觉得成就感满满。可惜福海到乌鲁木齐距离太远,恐长途奔波伤害到这些可爱的小精灵,一直不太方便把花带回家去。公交车上的偶然一撇,终于弥补了我的遗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走的时间太久,他早已忘记初行时的目的。唯一能够想起的是,他曾说过一些豪言壮志的话,但这些话他已想不起来了。他终日的游走,连自己的年龄也忘了。他只记得一次次的日出日落,一个季节一个季节的更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从幼儿园起到小学,接触的环境大多数时候都是普通话的,那时也懵懂青涩,对洛阳话毫无印象可言。如果说到第一次确切在印象里听到老生儿这个词,并产生一些联系的话要说是初中了。记得那天,是一个冬日的早晨,当时的初中还要上极不人道的早读,所以即使住的很近,我也要在6点半左右出门才能赶上7点不到准时开始的早读。那天记得是6点便出了门;因为想喝当时坐落在西城量贩,离学校也就一墙之隔的一家当红驴肉汤馆儿的驴肉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以不用在河边栽种垂柳了,清风拂过躁动的心现在也能随缓缓河水流淌过时间长河,伸手紧紧抱住转身的你,不让韶光随心流浪远方,握住你愁肠百结的心伤,慰藉小小的温存,轻抚年轻不再的柔情似水,任凭爱抚平那些光阴故事的皱褶,回归太阳雨下的放肆缠绵,方知最美丽时刻的相遇是前世回眸的定格,让爱拥抱奔跑的你,请一定紧紧抱住擦肩而过的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十年前,我在S校做了老师。隔壁是一位头发眉毛全白,穿中山装,习惯把纽扣一直系到颌下的老者。他便是学校的司钟,人称老客儿。大抵众人叫惯了,他也欣然接受的缘故,便没人再对其真名实姓追本溯源,更不必提他的妻儿。毕竟在这个大集体中,他是那么的平常,平常的像一片树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萧何为国鞠躬尽瘁,对大汉自然是功不可没。治国,萧何自然是其中翘楚。若论智谋,则略逊张良一筹。刘邦曾评价张良说:夫运筹策帷帐之中,决胜于千里之外,吾不如子房。子房即张良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乌鲁木齐开阔处就有人家,人家门面必定有田,田里自然就有没收拢的稻草。像等待领导来检阅的士兵,一排排站的很直,稻草的头毛乍乍地,像很久没有理发的中年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田野里没有劳作的农人,泥土里整齐排列的禾苗,都穿着绿绿的衣裳,只有一些早熟的个体,披着鹅黄的披风在稻浪里招摇。一群麻雀安静地立在半空里的高压线上,也许远远望着饱满的稻穗,它们也在构思一个美丽的梦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囿于人少,小时侯的我并没有甚么玩伴;可供娱乐的至少伴了我些许时光的便是靠在木门外的一只竹帚;常在院落里举着它拍笼住过往的蜻蜓;再大些,便也觉得无趣;于是有了新的玩伴一块像极了电视里鳄鱼身躯的石头,青苔覆盖了它的半个身子以至于小时侯常时间以为它便是化石了;由此呆坐其上,可以让思绪飘到很远很远的地方或许是重重山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就是一种生活在习惯性里的动物,一切安逸舒适的环境使人失去拼搏的斗志,渐渐的满足于现状,最终完败。但在受到惨烈教训之后,就会惊觉,原来早已偏离了轨道,当初的梦想已然破灭。只有在这时才知道,人不可贪图温室,一定要痛定思痛,重新扬帆启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屋檐上的骄阳蓝天被低沉的乌云挤到了千里之外。天色由藏青变成稻黄。我的心情也随之发生了变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或许你会说,之前不是说了要看开些看淡点吗?是的,这些话都是我说的,说出来容易,但做起来好难。我可以原谅很多的人与事,却唯独原谅不了自己。我原谅那个伤害我至深的人,原谅朋友对我的背叛,原谅老父亲对我几十年如一日的说教,但我原谅不了自己为何做不到明知是错的事错的人,还要一头栽进去,一定要等到头破血流,伤得体无完肤才醒悟。在每一次痛苦的时候,我多想有人可以让我倾诉,可以给我开导,但我身边没有这样的人。那天在心理医生面前,医生问了我很多问题,她说,你明明知道错不在你,为何还要放在心上呢?你完全可以做个无赖,做一个不负责任的人,把什么事情都往自己身上揽,这是你生病的根源。亲爱的,其实我自己懂心理学的。心理医生同我讲的话,我自己都能安慰自己。但是,你知道吗,我就是做不到。我独来独往于人海,每天看着各色的人,嬉笑怒骂,欢喜忧愁,各种气氛都没法感染我,我畅游在自己的世界里,无法自拔。我知道这是很可怕的一件事。医生问我:想过自杀吗?是的,想。我想着要以怎样的方式结束痛苦的生活:吃药,割腕,跳楼,跳海亲爱的,我没有做,我知道自己不能做,我还有责任未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走到七月,天空中不乏炎热,火辣辣太阳高挂天穹,人就如同炙烤狗兔;而雨,也极爽利,绝没有轻歌曼舞,让倾盆大雨暴雨肆虐,人在其中乞讨生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乡间的公路是硬化了的,不宽,细细长长地。像离世很久大爷的那根裹脚,不鲜亮但结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细数着昨日的笔迹,你在笑我,笑我是真、是傻、是痴,更笑我追求无一种无法现实的浪漫。一直这么俗气的活着,那些红尘眷恋的戏码无数次在思想里导演,却一次次被怀疑牵绊,乃至破碎。是啊!心是碎裂的,再也容不下任何一份背叛,承受一片片拼凑工作,真的很累。我只相信你,于是把所有的心思都留给了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度日如年,以前总喜欢用这个词来形容在校的时光,但在假期,这种想法却越来越在心里扎根,从没这样盼望着去上学。终日无聊的寂寞,不知如何打发。还是怀念那嬉笑的打闹,以及和同学、老师相处的每一天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编辑荐:只是,岁月流逝,人长大了,心却变软了,变小了。曾经,一颗懵懂少年心,却容得下天高地广,世事苍茫。而今,一颗长大的心,却也只装得下一个人,一件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乌鲁木齐高考并不是终点,而是我新生活的起点。以后的生活还不知要经过多少次小寒,也不知自己人生的小寒会有多少。但是不管多么艰难,黎明是一定会出现的;不管多么黑暗,光明一定会出现的。也许在经受不住诱惑时,需要像小寒一样的天气,来让自己打个激灵,来让自已知道,生活不仅是眼前的苟且,还有诗和远方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日已归山,留微晕与薄云相伴,月已唤出,含羞遮面若隐若现。华灯初上,夜未央,微风拂面,荡起心中涟漪,微微浮起的情愫和我悠悠穿行于绿荫大道。没有谁来打扰,我与你翩跹于漫开小花的心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世间最妖艳的花朵,无非彼岸与罂粟,一个是死亡的铭牌,一个是迷失的代表,有时候,得到美丽需要极大的代价。妲己的倾国、褒姒的笑颜、以及贵妃的回眸,人间千年王朝的更替,往往是美好事物的开始与终结,烟花虽美,却也易冷。地狱残酷,却时时让人警醒;自由血腥,却时时让人愉悦;天堂祥和,却时时令人迷失,看似美好的背后,何尝不是万蛇撕咬的无奈。有人在茫然中剥开了安逸背后的迷雾,有人在血腥的世界活出了灵魂的洁然高贵,也有人在美满的幻想中成为生活的傀儡,了却残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每到暑假西瓜月里,我们家四个孩子都聚在瓜田,瓜棚到处都是西瓜皮,瓜棚前放着父亲摘来的长裂的瓜,有些小个的西瓜根本不用切,刻个小口用勺子剜着吃,吃着西瓜,淌着汗,吃完把瓜壳顶在头上,嘻嘻哈哈的打闹玩乐,脆甜沙瓤多汁的西瓜不知道给了我们带来多少欢乐和满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扣?我愣了一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昨天一大早,最亲近的兄弟打电话借钱。数额并不大,我却拿不出手。虽然他轻松的说没关系,他再问问别人。我却为自己的无能为力而难过,这不是第一次因为做了不赚钱的工作而失望。尽管觉得自己很努力,大多时间也对自己的现状满意,但为钱烦恼也是不争的事实。给鱼喂食的时候发现它们不对劲,已经有鱼翻肚子,却找不到原因。然后,整个上午看着它们陆续停止呼吸。我和妻问遍朋友也查遍度娘、搜狗,也没找到说服自己的合理答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前几天,腾讯新闻上报道了这样一件事:河北省邢台任县一名女子,因其养母没有将卖地所得的13万元钱给她,便当街殴打老人,在不到10秒的时间内向老人连踹了十余脚。村民们见状,纷纷上前劝阻,可该女子并不听,然后便有人怒而攻之,也用拳脚教训了这个忤逆不孝的女子,并砸坏了该女子的轿车。直到有人报警后,警察来到现场,才制止了事态的进一步发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么亲,看到这里,我想悄悄地问你一句:如果你在英国应聘教师,你能闯到第几关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大学期间,曾经一次的辩论中,许多同学将人类定性为宇宙唯一论。我感到很无奈,这并不是对问题的蔑视,而是一种思虑。我们人类过于自大了,藐视了一切,最终危害的还是自己。宇宙的时间已经百亿千亿,而我们的人类才三百万,我们现阶段文明不过区区七千年,不用于对比宇宙,就是人类自己的发展轨迹,七千年对于三百万年不过是千丝一缕而已。近年发现的超前文明遗迹,已充分表示了人类是存在多个阶段的文明断裂。我们究竟属于第几代还不得而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向前走着,我用手中的灯光照到了一些鲜艳的果子,由好奇吃下几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路上,我给孩子讲了有关圆明园的宏大、雄伟之类的情况,当然也讲了与圆明园相关的部分历史。于我来讲,心里是有准备的,但眼前无宫无殿、无廊无阁的景象,还是让我有些出乎意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时候倔强的以为,不想让未来的自己变成现在的自己讨厌的样子。可是多少人违背了当初的誓言,走向了一条貌似无法回头的不归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曾经沧海难为水,一些难以启齿的温柔,只是到这最后,都会随着一个人年龄的增长,给不断变得刚强完善。久而久之,或许人内心真正有所期待的,也都只剩下了一个你的出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卖是好卖,就是要劳力,摘、卖都要劳力。大婶说:还是你们工作同志好,吃国家饭。乌鲁木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儿时,死的模样没有那么清晰的印象。无非是在路边遥遥望着裹着白布棺材,在女的哭声与男的吆喝声间,缓缓离开他曾活过的地方,从此,再也与世界没有牵连。传说中死后的魂,或有或无,谁也说不清楚。不外乎偶尔被几个相识的人想起,怀念与他走过的一些过往,或真或假,感慨之余,又各自回到彼此的生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另一个被小伙伴追捧的节目是评书。单田芳老师独特的嗓音,评书《白眉大侠》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,让大伙守候过好多个十二点半。还有张少佐老师播讲的《多情剑客无情剑》,主角小李飞刀几乎成了我们的偶像。以至于有次在教室听评书入迷了,被巡视的年级主任逮个正着,十几个人被带到教导处好一顿批。好在没有没收收音机,第二天中午换地方接着听,真有些走火入魔的意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喜欢热闹中清净,急切地在繁复无边中寻找一寸清净,来信马由缰,释放勃勃萌生的情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多希望有一个像你的人/但黄昏跟清晨无法相认一盏灯/一座城/找一人/一路的颠沛流离/从你的全世界路过/把全盛的我都活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今依旧可以听雨看雨,只是今时雨已异当时。曾经高大伟岸的父母如今已两鬓霜白,与他们远隔千里,手提雨中的思念何处以安放,再华丽的言词也比不上为父母盛碗饭。一路走来就像跨过时间的门槛,门前刚还是春暖花开,门后确已是秋霜银白,人生若梦,梦里梦外钱财名利为何物,系于心,愁苦多如乱麻,视之如飘柳过絮,得之春花一场,不得亦可浮生安暖。珍惜相伴拥有,在分离的渡口少留遗憾,带不走曾经的一切,背上怀念,在秋来的一片枫叶上把怀念染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父亲走了,走的好艰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时隔几年,他再次出现在我的面前,我才知道,那份用力的爱,没有办法遗忘。我努力的提醒自己,不要猜测他的心,还告诉自己,沉陷在过去的爱里是无法活得出彩的。但是,当我见到他,又再一次沦陷,我无法不去爱他,无法不去想念他。他就坐在我的对面,那双眼睛依旧光彩,眼神仍是温暖,旧时,多少次想从他的眼睛里看到未来,可惜那个未来不属于我。我们之间没有缘份,隐藏在心的爱只能继续深埋,我知道,终究是无法得到的,终究要归于陌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奇石百态现嶙峋,山头碧水幽幽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像孤单,它其实并不是与生俱来的,而是由你爱上某一人、或某一件事物而开始的。秋天也原本是一季比较容易伤感的节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好像一异类,左右一看,几乎全为年轻人,仅我一个,两鬓斑白,挂满风霜。但我心情,与他们无异,虽无沟通,可心有灵犀,自会觑见天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梦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。这个世界总有那么一个人让人怀念,有一段青葱岁月让人追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青春的尾声是拼搏,在迷惘中,我们会慌乱不知所措,内心挣扎,亦或情绪多变,难以自制,甚至伤害了我们深爱的人。这时,我们会想:要不要放弃?让自己轻松,也可以不伤害别人。可是,没有努力过的青春如一朵娇嫩的花苞,还未开放却已凋零,让人平添遗憾和伤感。谁的青春不迷茫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唯有经历过数次错过,才能赶上最好的相遇。我已经错过了太多,包括我爱的,爱我的,已经失去了太多,在乎的,不舍的。可就是为了一句值得,我还是愿意等待,就算一次次的错身而过,就算无数我曾在意的人摇身一变为生命中的过客。我还是无法放弃心中的执念,该相遇的总会相遇,该走散的也终会相隔天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揽一轮明月入怀,看流云如水;碾一朵残花入梦,成诗韵人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乌鲁木齐在我没有电瓶车也不会骑电瓶车的时候,我就听说这样一句话,有电的时候,你是车的大爷,没电的时候,车是你大爷。在经历了一次次半路没电之后,我想我欲哭无泪的表情包可以卖钱了,什么你大爷,我大爷,都汇成一条肮脏的河流,里面游着一尾又一尾鱼,鱼的名字无一例外,都叫,草你大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徐园一侧有春波桥,据说过桥再走上一段行程可至四桥烟雨,听那名字便让人多有些空茫的憧憬,于是便试着找寻。只可惜正午的骄阳来得正是激情,我自己的那点小憧憬很快就挥发掉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家也好别的事也好,想回就回了,想做什么就做了,哪里需要知会什么,哪里需要原因呢。回家要考虑的,无非就是,门未锁,她径直进屋,门锁了,她就掏钥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关键词 >> 乌鲁木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评论(320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关推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联系我们